A-A+

央行罕见提示风险:货币基金“宝宝”们流动性风险突出

2018年11月05日 业界动态 暂无评论 阅读 126 个点击 次
央行罕见提示风险:货币基金“宝宝”们流动性风险突出

11月2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了《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8)》。值得注意的是,今年首度在互联网金融领域大幅着墨,在宏观经历13个专题论述中,有4个专题跟互金领域有关。

其中,在货币基金方面,报告明确提出要提高互联网货币基金的备付金;另外,部分小贷公司违规跨地域、高杠杆经营,风控能力薄弱;各地金交所清理整顿不彻底,数量不减反增;继续严厉打击各类虚拟货币。报告明确提出,开展金融业务必须持有金融牌照。非法金融活动必须一律禁止。不过,互金商业评论注意到,P2P并未在报告中被点名。

报告尤其提到,个别体量巨大的货币市场基金流动性风险隐患更为突出。报告称,近年来,个别互联网货币市场基金对客户采用T+0赎回模式,与银行活期存款类似,却不缴纳存款准备金,没有资本约束,且将原本存于银行的客户资金进行归集后重新存入银行,凭借更强议价能力索取更高利率,因此短期内规模得以快速扩张。

互金行业代表首次加入报告小组

这份报告由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稳定分析小组撰写,互金商业评论注意到,这个编写小组不简单,组长为央行排名第三和第四的副行长范一飞和朱鹤新,和去年相比新增了一名副行长。

小组下属成员主要来自央行几大司局:央行国际司司长朱隽、央行金融市场司司长纪志宏、调查统计司司长阮健弘、央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原央行办公厅主任邵伏军(据媒体报道即将出任银联董事长)、中国互金协会秘书长陆书春、央行办公厅主任、金融稳定局局长周学东、央行研究局局长徐忠、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秘书长温信祥。

其中,陆书春作为互金行业的代表加入了金融稳定报告分析小组,这是以往不曾有的,这也意味着互联网金融行业在监管的政策考量中越来越重要。这一点在报告内容部分也得到了充分体现。

在报告综述部分,在互联网金融方面,和去年相比,今年的报告首次提到,监管正“持续开展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

在正文部分,互金商业评论注意到,在第一部分宏观经济运行情况中,和互联网金融有关的专题今年出现了4个:防范货币市场基金流动性风险;地方监管的各类机构和交易平台风险及治理;非银行支付机构;加密资产相关领域。占全部专题数量的近1/3。这充分说明,今年监管对涉互联网金融领域的关注度异乎寻常。

下面我们逐一来看下央行对这几个领域的风险点的相关提示。

1、进一步提高货基“宝宝”的备付金

央行罕见提示风险:货币基金“宝宝”们流动性风险突出

报告指出,近年来,货币市场基金规模迅速扩张。截至2017年底,总规模达6.74万亿元,约占全部公募基金规模的58%。货币市场基金在迅速发展的同时,也暴露出一些风险问题。

报告举例称,2016年12月,货币市场基金连续多日日赎回额超过500亿元,在日交易量约1000亿元的同业存款市场和5000亿元的债券市场中占相当比例,特别是在部分交易日,货币市场基金集中变卖同业存单,导致同业存单收益率大幅飙升,引发市场恐慌。

报告认为,主要风险源于基于互联网的货币市场基金采用T+0实时申购赎回机制,因此存在流动性风险隐患。再加上,我国货币市场基金目前约45%资金来自银行等金融机构,机构投资者集中度较高加剧流动性风险。当出现基金赎回的“挤兑”风险时,货币市场基金被迫折价出售所持的资产,从而将自身的流动性风险传递至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

报告尤其提到,个别体量巨大的货币市场基金流动性风险隐患更为突出。报告称,近年来,基于互联网的货币市场基金迅速发展,这些基金对客户采用T+0赎回模式,与银行活期存款类似,却不缴纳存款准备金,没有资本约束,且将原本存于银行的客户资金进行归集后重新存入银行,凭借更强议价能力索取更高利率,因此短期内规模得以快速扩张。

报告认为,个别T+0货币市场基金在用户数量及金融机构业务关联等方面均已具有系统重要性,一旦出现流动性问题,单体风险极易向金融体系蔓延,甚至影响社会稳定。

虽然报告没有点名,但众所周知,目前国内互联网货币基金几大巨头是蚂蚁金服旗下余额宝、腾讯理财通、京东小金库和苏宁零钱宝等。

其中,截止9月底,基金鼻祖天弘余额宝已接入12家基金公司的货币基金,总规模达到1.93万亿元,其中天弘基金占了13232亿。腾讯理财通目前接入了9只货币基金,截止9月底的总规模约6200亿。京东小金库和苏宁零钱包的规模合计约2000亿左右。

最新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三季度末,我国货币基金规模为8.24万亿元。由此计算,蚂蚁、腾讯和京东、苏宁四家的宝宝类基金规模货币基金市场的33.4%。因此这几家机构也被央行认为具有“系统重要性”。

央行罕见提示风险:货币基金“宝宝”们流动性风险突出

实际上,余额宝等也在主动调整,回应监管的关切。从去年2017年5月开始,余额宝5次调整单日申购总额,从100万降至2万,并停止零钱自动转入功能。

今年6月份开始,余额宝、理财通等已通过设置单日“T+0”赎回提现额度上限等措施,降低流动性风险。实际上,余额宝等也在主动调整,回应监管的关切。

值得注意的是,报告提出,要完善货币市场基金流动性管理,需要进一步提高流动性监管要求。对系统重要性货币市场基金设置更高的风险备付金要求,执行更高的流动性、投资分散度等监管标准。可考虑将系统重要性货币市场基金纳入央行宏观审慎管理框架,定期对其进行宏观审慎评估。这意味着,未来宝宝类基金们将面临更严格的监管,而提高风险备付金无疑会冲击相关机构的盈利能力。

此外,报告还指出,要强化投资者保护,打破“保本保息”的非理性预期。禁止对基金账户提现、支付等产品的夸大或不实宣传,禁止与活期存款或定期存款利率进行比对,对投资者进行“保本保息”宣传,降低投资者对基金非理性的高收益预期。

2、小贷公司和金交所违规问题突出

报告罕见的批评部分地方政府存在“重发展、轻监管”问题和监管宽松现象,地方监管的部分机构和交易平台野蛮生长,违法违规活动屡禁不止。

具体表现在,部分小额贷款公司通过互联网平台及手机应用软件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放贷业务,违反了小额贷款公司牌照应由省级政府批设、并且小额贷款公司不得跨省展业的监管规定;

此外,部分小额贷款公司对提供资金的金融机构进行兜底承诺,并从中收取高额息费,撬动大量金融机构资金变相放贷。

其次,部分小贷公司风控薄弱,严重依赖于外部信用评分体系,同时,其资金部分来自银行、信托公司等金融机构,极易引发流动性风险。最后,小额贷款公司还存在借款人综合成本畸高、涉嫌高利贷,暴力催收易引发刑事案件或涉众事件等问题和风险。

另外,部分地方政府监管松懈,导致金交所成为金融风险隐患。

报告指出,截至2017年底,各地政府批设的金融资产交易场所70家,潜藏较大风险。部分金交所已成为游离于有效监管之外的全牌照金融机构,几乎将“保险、信贷、黄金”外可以产生现金流收益的资产都纳入了交易范围,演化为影子银行。

但大多数金融资产交易场所的资本实力有限,一旦出现兑付风险,风险可能向交易场所的股东或金融机构传导。另外,部分金融资产交易场所将收益权等拆分转让,变相突破私募发行的200人限制,使不具备风险识别和承受能力的普通投资者承担了高风险。此外,部分金融资产交易场所因缺乏有效监管,沦为控股股东的“提款机”。

报告批评称,金交所的清理整顿工作并未彻底完成。2017年初,各地方政府开展了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回头看”工作,但与“回头看”工作开展前相比,金交所数量反而从2016年末的66家增加到2017年末的70家,有些省份金融资产交易场所数量甚至多达5~6家。

在互联网金融监管方面,由于金融领域新业态不断涌现,地方金融部门对风险的监管极为滞后,风险防控存在明显不足。

对上述问题,报告建议,要全面实施金融机构及业务持牌经营。开展金融业务必须持有金融牌照。非法金融活动必须一律禁止,非法金融机构必须一律取缔,严厉打击无牌照、超范围违法违规经营活动。

此外,还应健全中央与地方金融监管协作机制,加大金融违法违规行为处罚力度,大幅提高违法成本。切实加强投资者保护。

3、对数字货币继续加大打击力度

在加密资产部分,报告指出,加密资产相关领域的发展侧面反映了区块链等新技术的兴起,但无序发展导致整个市场投机色彩浓厚,企业热衷于快速融资而无心创新,真正致力于创新的区块链初创企业在行业泡沫下难以得到资本市场的合理支持,没有起到服务实体经济的作用,激发了资金脱实向虚。此外,加密资产欺诈发行、庄家控盘等问题频出,损害了投资者合法权益,需引起警惕。

报告认为,加密资产领域仍存在违规业务“出海”运营,利用代投、代充手段进行诈骗等问题。因此应继续保持高压态势,加大清理整治力度,继续采取多种手段,对新出现的违法违规问题依法严厉打击,引导资金回归实体经济;再次,持续做好投资者保护与宣传教育,采取多种形式明确揭示风险,强调风险自担。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林桂波博客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粤ICP备15079533号-1

用户登录 ⁄ 注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