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巴菲特股东大会刷屏:后悔卖苹果、推荐指数基金、拒谈关键问题!4小时30大要点,全球投资人都在看!信息量巨大!

2021年05月05日 业界动态 暂无评论 阅读 580 个点击 次

又到了一年一度熬夜看巴菲特股东大会的时间。

今年,巴菲特股东大会于北京时间5月2日凌晨1:30继续在线上举行。全球投资者搜将眼光聚焦在美国的这场直播,共有4人出席:90岁的巴菲特、97岁芒格,以及巴菲特潜在接班人格雷格·阿贝尔(Greg Abel)及阿吉特·贾恩(Ajit Jain)。

202105051

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的股东大会并不是在巴菲特的老家奥马哈举行,而是在芒格居住了62年的洛杉矶举行。

在长达四个小时的投资人问答中,两位90多岁的老人回答了数十个问题。基金君整理现场直播,整理出了30大要点,分享给大家。核心观点如下:

202105052

1.一季度从去年巨亏500亿到今年赚117亿

读伯克希尔财报时要看运营利润那一行 

首先是巴菲特介绍公司第一季度的财报。

巴菲特表示,我们喜欢在周六公布财报,因为这样给投资者足够多的时间来消化。

去年(伯克希尔)第一季度损失超过500亿美金,而今年一季度净利润转正,大约117亿的样子。运营利润超过70亿美元,每一个都是很有意义的数字。

他表示,去年一季度整体股市下跌,所以净利润转为很大数额的净亏损,包括了股市投资组合的未实现亏损,而运营利润更能反映公司本身的表现,读伯克希尔财报时不要单独看最后一行(净利润),要看运营利润那一行,因为对于我们这样的公司会有很多账面上的投资波动。我们有非常多的普通股的投资,我们都应该看一看这部分的股票,也要看经营收入、经营获益。

202105053

对比今年前两个月与去年前两个月的话,去年因为疫情经济关闭对业绩产生影响,但看3月份的话,变动主要发生在这个月,今年伯克希尔的业绩还是非常好的。

我们觉得业务本身是走在正途上,去年真的是严重衰退,打击了所有的行业。现在我们的企业在不同的经济领域都获得了复苏。 在美联储的行动,以及后来国会在财政方面的行动,经济以一种非常有效的方式复活了。美国的财政和货币刺激“发挥了作用”,现在85%的经济正在以“超高速”运转。

2.国际航空旅行业仍存在问题

不过,巴菲特补充,“但是,某些类型的业务如国际航空旅行之类,则仍然存在问题。”

同时,随后有投资者提问:你曾说当别人恐惧时我贪婪,但是疫情中伯克希尔也抛售了航空股,等于别人恐惧时你们也恐惧了,如何回顾当初伯克希尔的决策?

巴菲特回答:航空业不是我们投资组合里重要成分,当初想帮助航空公司,有少数股东觉得不好做。整个经济停滞情况下救不了。航空公司其实最开始受到政府很多帮助。

当时,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抛售了其持有的美国四大航空公司:美国航空、达美航空、西南航空和联合航空的大量股份,这些公司在2019年12月的价值约为40亿美元。

3.30年前的全球市值最大的20家公司

现在没有一家还在前20

在介绍和讨论伯克希尔收益后环节结束后,巴菲特还特地花了时间对涌入市场的创纪录数量的新投资者发表讲话。

主要是关于个股的不确定性。巴菲特列举截止2021年3月31日的全球20个市值最大上市企业,前六个公司中有5家是美国公司,包括苹果,沙特阿美,微软、亚马逊、alphabet、脸书。除了当地政府控股的沙特阿美。 巴菲特认为这说明美国环境利好。

而将目前全球前20只股票与1989年的类似清单进行比较,当年该清单中有许多来自日本的公司,而日本是一个炙手可热的国家当时的股市以及一些美国公司, 包括价值1040亿美元的日本兴业银行,住友银行,埃克森美孚,通用电气和IBM。

巴菲特指出,短短30年内,全球顶级公司从1040亿美元增长到2.05万亿美元(苹果公司的市值超过2万亿美元),价值已显着增加,但重要的是,今天的榜单上没有一家公司是1989年。

“我们和我们一样对自己充满信心,华尔街在1989年和今天一样。但是世界可以以非常非常戏剧性的方式改变。”巴菲特说。

“可以看到30年里,世界变化极大。但如果你的股票持仓足够多元化,那就会表现很好,当然我个人更喜欢美国公司。”

202105054

4.为何不用巨额现金来进行大象级别收购?

没有办法在这个疯狂环境下做任何太大投资

投资者提问:为何不用公司持有的巨额现金来进行大象级别收购?

巴菲特回答称,伯克希尔持有现金大概相当于公司业务价值的15%,规模是合理的,之后比例会降低。去年3月的疫情改变了形势,伯克希尔必须确保在任何状况下都有自有资金,不能想着依赖政府和银行等其他机构借钱。去年3月大家都希望渡过难关,政府没有意料到这种情况。我们没有办法在这种疯狂的环境下出手做这么大的投资,没办法一下子部署几百亿资金进行收购。

芒格则表示,我们真的没有办法在这个疯狂环境下做任何太大投资,一出手几百亿、几十亿的话,我们要谨慎。

巴菲特还补充,伯克希尔的流通股数量是下降了。我们再回到财务数字上。我们在第一季度花了250亿来回购,如果我们没有办法,我们没有办法买到那么廉价的公司或廉价的股票。我们流通股的数量是下降了,抛了航空股、银行股,好像要在其他地方做收购。

5.普通人不会选股,推荐标准普尔500指数基金

不会推荐买我们的股票

有投资人表示:自己是一个长期股东,做了25年的股东。芒格先生、巴菲特先生,我觉得现在整个市场都比较低迷,伯克希尔都是一直能够跑赢市场的,在未来也是这样。对于长期投资者、长期股东来说,是长期持有股票呢?还是实现投资组合的多元化?

芒格:你持我们的股票是比较好,我建议是这样,你就持我们的股吧,我们的业务是比别人做的好的,这是肯定的。对长期投资者来说,是长期持股还是持股多元化,而持有伯克希尔等于持股多元化。

巴菲特则表示:我一直以来都有推荐SP500指数,我可没推荐伯克希尔。

从长远来看,大多数投资者将从简单地购买标准普尔500指数基金中受益,而不是挑选个别股票,甚至包括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在内。

他补充说:“我认为普通人不会选股。” “我们碰巧有一大群人没有选股票,但他们选择了查理和我来管理他们的资金是在60年前。所以我们有一群非常不寻常的股东,我认为他们把伯克希尔视为终身储蓄工具,一种他们不必考虑的工具,以及他们会在10至20年内不再关注的一种工具。”

“不是建议你一定买我们的股票,我有时候还建议不要买我们的股票。”

我想标普500跟我们比较,我还是喜欢伯克希尔公司股票的。如果您毫不知情、不懂得股票的话,而且没有任何对伯克希尔感觉的话,那你就买标普500好了。

6.关于投资雪佛龙:

至少不是一家邪恶的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股东大会上,还有不少质疑声。

有投资人提问:1997年投资烟草公司是否后悔?类比怎么看投资石油天然气、购买雪佛龙股票?考虑到有关气候变化的警告,怎么看碳氢相关投资?

巴菲特捍卫了该公司在该行业的投资,尤其是在雪佛龙的投资,这对该公司而言是一笔相对较新的投资。

他作为类比补充说:“我们拥有Costco或Walmart以及他们的大量商店都没有问题。而且他们出售卷烟,这是一个大项目。” “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局面……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时刻,要决定哪些公司比其他公司更能使社会受益。”

他补充说:“我不喜欢从实际经营业务的角度对股票进行道德判断,但每项业务都有一些您不希望的事情。” “如果您期望配偶,朋友或公司中有完美的人,那么您将找不到完美的人。”

巴菲特表示,1997年的情况和现在不同。烟草只是一种行业。你觉得这个行业不好,那就投股指、基金等。我无意对进入某个行业做出批评。现在很难判断一种业务。我也的确觉得世界是在变化的。

巴菲特总结说:“雪佛龙至少不是一家邪恶的公司,至少拥有雪佛龙对我来说并没有任何不满。” “而且,如果我们拥有整个业务,那么我从事该业务将不会感到不自在。”

7.很多质疑的人

没有读过我们的财报

有投资人提问:今天有两三个人提出跟气候有关的机会,可能有人是不太赞成的,有讲到反对意见。伯克希尔在金融上都是投资比较好的,为什么不朝着比较正确的方向走?还是有更重要的议题进行讨论?你现在告诉我,投票为什么得到相反的结果,你的建议是什么?为何反对披露气候与社会责任相关内容的股东提案?

巴菲特:去年有三封非常重要的信,也是股东寄过来的。在进行投票的时候,你也会看到投票的结果。但是是非常压倒性的结果,就是伯克希尔自己用的这些钱,不要用在气候变化上面。这些人,我现在并没有说要花这些钱做什么事,但是他们都是我们的持股人。很多人,可能连我们致股东的信都没有看,或者对能源行业的知识,可能都没有进行了解。或者我们在交通业、运输业上面的工作,也没有进行相应地了解。

芒格:我们不知道全球变暖的具体答案,很多人知道全球变暖了,其实还没有。

巴菲特:伯克希尔公司在商业基础设施上的投资很大,高于所有公司,最近美国总统也在不断提到基建。之前我们也在考虑关闭煤电电厂,但是我们需要有足够多的其他能源的来源,才可以关闭煤电。企业已经知道气候变化的答案,很多质疑的人,我可以说他们没有读过我们的财报。

曾担任伯克希尔能源业务主管的现任副董事长阿贝尔(Greg Abel):2007年时候我们已经提出气候变化是个威胁,当时提到了创新,如何设立合理目标。之后我们都围绕去碳化开展,伯克希尔已经宣布要在输电网基础设施上投入180亿美元,已经投入了50亿,未来十年还要投130亿。伯克希尔2015年就做出了承诺,其中一条就是要把150亿美元投入可再生能源,现在投入已经远超,我们提前完成了28%的减排目标。

阿贝尔表示,刚才沃伦提到,像能源公司和BNSF有非常大的碳足迹,我们再看看伯克希尔这边。我们在过去有披露这种情况,一直回到2007年的时候,我们其中有两个投资者的报告,最早一份是2007年,最近的一份是2021年,就是伯克希尔能源公司的报告里面。

伯克希尔的能源业务会在美国西部的输电网中投入180亿基础设施建设,其中130亿会在未来的几年投入,已经投入了50亿,一共是180亿。就是这样的一个坚实的基础,可以让我们不断地实现再生资源的增长。

我们看到2020年的投资数字的时候,大概有额外的300亿投入到了可再生能源的开发上。完完全全可能会颠覆我们的公共事业,就是实现我们想要的去碳化的目标,也可以把这样的情况告知客户、攸关方。我们现在取得的成果相对来说是比较棒的。

大家想到碳排放的时候,都会说你在火电厂上有多少个、关闭了多少个。我们看看旗下所有的电力行业的情况,我觉得这是一个过渡期。我们知道在三种不同的公共事业的标准,都是要进行这样的过渡的。从现有的发电情况向之后可再生能源转变,这个转变要向天然气去转变。我们的火电厂也会不断地退休,现在也很高兴地向大家报告,从2020年整个一整年关闭了16座火电厂。

还有投资人提问:如何应对化石燃料遭受到的批评日益增加?

巴菲特:世界正在抛弃烃类化合物,但我们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需要烃类化合物。双方极端的人都有点疯狂。我不希望在三年内禁止所有烃类化合物,这行不通。另一方面,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将适应正在发生的事情。

8.伯克希尔要怎么去做保险行业?

投资人提问:作为股东我的最大的担忧,是在保险业亏损上,我们看到其他公司出现了承保的失误,放大了他们的亏损。伯克希尔到底要怎么去做保险行业,是不是要减轻长期的承保风险?

吉恩:我希望我们在做定价的时候,对于这种不可知的风险已经算在里面了,也希望能够用集成的方式,在风险集成的情况之下给了我们一些安心的结果,而达成比较好的把控。但是到底是如何才能做的好?还是不太清晰的。

巴菲特:有一些东西,你一开始就要付保费,这是肯定的。您可以想像,当然有些东西还是会损失掉的,但我们有赚有赔。在所谓外界限制的状况之下,有的时候我们是不是会有更好的一些结果?我们也希望能够公平地获得,我们的资源可以这么做的话都会这么做的。但我不希望一夜之间就损失了100亿,本来损失5000万的,结果你损失了100亿,当然这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

吉恩:你知道为什么理赔在2000年之后变得这么多呢?因为我们现在的时限性,在法律上的时限性已过期了。他们现在能够理赔的时间延长了两年。因为有这样的结果,就发生了很多理赔、索赔的现象。就是因为这种延期的情况,让理赔数量突然变多了,这是现在一个重要的原因。

还有投资人补充提问:讲到保险公司的利润,有的公司可能得到的利润率会比其他的公司要较低。是不是我们可以得到相应的有竞争性的利润?

巴菲特:从我的角度去看,最大的保险公司还是会保持这个领先地位。所有的保险公司都会做的比较好。Pacific确实做的更好,但是在做品牌上,比如说管理支出,我们真的比Pacific做的更好,在整个行业都是翘楚。

9.巴菲特和芒格有争执

但62年相处非常和谐

有投资人指出,巴菲特和芒格两人对Costco和富国银行等投资理念有分歧,如何理解这种差异?

芒格表示,我们没有那么多不同点,其实还是差不多的。好市多公司,我想我非常尊敬他们,而且也非常享受好市多公司的一切。但是伯克希尔也是如此,所以这中间并没有任何冲突,请大家不要误会。沃伦跟我不是每一个事情完完全全一致的,我们两个相处的非常和谐。

巴菲特赞成,称是的,当然这中间62年还是有争执的时候,但争执的时候非常少,在62年中还是挺和谐的。有的时候是不同点,没有什么大的争执。

10.两大潜在接班人也会随时交流

投资人提问:今天伯克希尔的成功,也就是芒格先生以及巴菲特先生两个人非常和谐,而且进行天衣无缝的合作。你可以告诉我们,你们两个(副董事长)合作的一些机制,以及其他的所有的竞争的机制,你们觉得有能力而且提供更好的建议是哪些?

Ajit Jain:查理跟沃伦两个人的天衣无缝是不在话下,难以复制,大家已经都了解了,我尊敬Greg,但我们不像芒格和巴菲特那样经常互动。我们遇到对方负责业务的问题时会随时交流。

阿贝尔:如果我们看到比较不太普遍,或者是比较特殊的事情,我们也会彼此之间进行交流。跟我们公司文化是不是一致的?在保险层面来看是不是妥当?所以就会进行相应更深程度的交流,这是伯克希尔文化上面建立的关系。

11.去年卖掉一些苹果股票

“可能是个错误” 

有投资人提问:为什么伯克希尔卖出了苹果股票?为什么不买一些,反而卖了一些?

巴菲特表示,我们对于苹果5.3%的持股率已经是很高的市场安全水平,而且持有的市值已远远超过其他股票。苹果是一个非凡的公司,他们有优秀的管理层,他们的产品在全球范围也有忠实的粉丝,苹果的品牌和产品都非常杰出,利润率也非常高。同时手机在所有年轻人生活中都是必不可少的必备品。

而芒格觉得去年卖了一些苹果股票是错误的。芒格回答巴菲特表示“确实错了。你看有些时候你可能还得在查理的眼皮底下偷偷做一些操作,但是现在看来是做错了。”

12.高科技企业的估值并不疯狂

也不觉得苹果的估值疯狂

提问:当你们看到这么多高估值的标的,特别是高科技企业。比如去年成长50%、100%甚至200%,一年取得了这样的成长,你们2016年买苹果是因为管理质量和产品质量。现在应该怎么去看这些投资?

巴菲特:我们不觉得这样的估值是疯狂的。我还是觉得,我对于苹果的理解,尤其是苹果未来的理解,都是跟销售者息息相关的,跟全世界消费者一样。他们甚至比我们对于苹果的理解还更好。关于苹果股票的价格,又会回到我们投资的一些基本面了。有些时候还要跟利率去做一个比较。

巴菲特表示,去年伯克希尔出售了部分苹果股票,但由于回购了自家股票,令股东所持有的苹果比例不降反升。我不希望政府过多干扰科技业,这些公司市值非常高,对我们也是有利的。我不觉得苹果的估值疯狂,估值需要和利率做比较。

周四美国财政部的四周短期美债拍卖有400亿美元的规模,但得标利率为0。现在美国债券没什么收益了,我们在接近零的利率环境,如果长期来看利率是这样的话,那么股票价格就显得低。找不到什么债券能有苹果和谷歌这种公司的盈利水平。

芒格业表示:我也觉得你刚才提的名单,比如说领先的美国公司,对美国来说是很重要的。我们在新科技的行业,仍然是领先于世界。而且这些公司市值非常高,对我们来说也是有利的。

13.不知道负利率真正发生的时候

结果到底如何

提问:如果说你现在可以借一笔钱,然后利率是非常低的,或者是零利率,是不是可以去借呢?

巴菲特:我现在觉得,您现在如果说能够在借钱去做某些事的话,当然还要看每一年得到的结果如何。今天讲保险浮存金,有些时候市值是被低估的,所有东西都必须要有利息。如果达到负利息层面的话,今天如果能借负的利率,可能加把力就赚到很多钱,有可能是这样,这是疯狂的概念。

巴菲特认为,这种结果是非常激进的,所以萨缪尔森是非常聪明的经济学家,在他的书里面并没有讲到负利率,零利率是有的。我们不知道负利率真正发生的时候,结果到底如何。

14.SPAC类似于“赌博” 

提问:今天有更多的SPAC出现了,您开始关闭和进入一些行业,到底会发生一些什么情况?

巴菲特认为,SPAC(特殊目的收购公司)按规定两年内必须花钱出去,如果利用别人的钱来赌博,自然表现好于伯克希尔。

芒格:我不喜欢职业投资者骗人投资割韭菜,SPAC是一种“容易钱”(easy money),如果过度的话就会有很大问题,用来赌博的话是种羞耻行为。

巴菲特:这些赌徒在全世界都有的,而且他们的赌性非常强。在不同的一些情况之下,也会领导到我们在进行投资的市场当中,这也是我们看到的一些事实。

巴菲特:但是如果没有人跟你讲这样子的一些情况是不太好的话,你可能也不会发觉。但是当竞争开始发生的时候,而且这些竞争是指向某些人的钱包、荷包里面钱的时候,这些所谓的巨头们,就是想赚其他人口袋里的钱。

15.要保留相应现金来保护股东

问题:是不是我们应该守住我们的现金呢?或者是把投资的钱卖掉去买股票?股市是否处在泡沫化,现在应该持现离场观望,还是投资更多到股市?

巴菲特称,有时候我们买了一些股票并不安心,要保留相应现金来保护股东。

巴菲特:我们还是要保留相应的现金才能保护股东和投资人的利益,我们不希望把别人的钱给输掉或损失掉,这是我们的原则。也不是今天买,明天就卖了,这也不是我们作业的方式。我们的方向是固定的,现在得到的一些资产现在可以卖的话,大概有800亿吧,这只是占我们10%资产中的一部分。

巴菲特表示,有些事情是这么做的,也许我自己以为自己知道的挺清楚,但曾经买过的股票,查理跟我以为了解它的业务和行业,但内部的洞察力还不够清楚。有些人觉得我买了之后结果非常好,刚刚讲的国库券或债务之类的东西,如果500亿放到国库券里面,这样做的话其实还是不安心的。

芒格:是的,这个是非常困难的要了解现有的状况是怎样的,也许所谓繁荣的情况要发生了,由于一切繁荣发展,利率如此之低,与我们这一代人相比,千禧一代的人马上要进入市场了,他们是不是会越来越有钱呢?

16.谈股票回购

芒格:批评的人是疯子 

有投资人提问:一位参议员称回购是市场操纵,您也提到回购其实是可以帮助股东带来更大的价值,因为可以提高股票的内在价值,你们能不能讲一下回购对于社会的影响?

巴菲特和芒格都强烈表示支持回购股票,特别是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宣布在2021年前三个月回购66亿美元股票后。

芒格认为:回购股票用来推升股价是不道德的,但是如果公平操作并用来回馈股东,就没有问题。

巴菲特表示:回购是股东投票同意的,97%的股东不是为了拿股息。

巴菲特认为,有时候很难去相信大家对于回购方面的一种反对意见,觉得从合作伙伴进行回购是不道德的行为,我们就是一种资本的支配手段。有人想留下可以留下,有人想走可以走。大部分伯克希尔的股东都是这样,我们作为一个公司,就是在50年的时间内把股票估值打造上去。很多个人投资者,觉得伯克希尔股票觉得是一生可以持有的。当然有时候需求会改变,但是想要去保存这些股票的人,他们仍然会存下去。

很多人60年前买了我们的股票,现在已经赚了非常多的钱,这已经成为他们投资体系当中不可少的部分。你觉得如果我们有一小部分的人想离开,大部分的人留下,回购是不是更合理的一种方式呢?因为你没有把这个钱拿到所有人的手里。当然回购的价格,必须对大多数合作者是更好的,而且不要让市场告诉我们这个价值是多少,这需要我们自己去做。

芒格也表示,你重新回购股票,只是为了把价格推高是不道德的。但是如果回购股票的目的,是公平、公正,能够惠及现有股东,那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做法。很多人提出意见,就是这些见不得我们好的人。

17.97%的股东不是为了拿股息

提问:股息是从回购当中拿到更多,如果要改变这方面分配的信息的话,股息对于我们的股东来说是不是在税务上更加有利?

巴菲特:我们当时做了一次投票,97%的人都不是说我的目的要拿到股息。很多的公司,他们股息的支付没有像可口可乐公司做的这么的好。像可口可乐改变了伯克希尔,我们也改变了可口可乐,我们也会继续去保持这种自我选择的方式。因为每个人都有这样地选择,你希望伯克希尔的支付手段是什么样的?

巴菲特表示,我们做这样的决定,不是希望去利用所谓的税法漏洞或者怎么样。大家希望我们去重新投资这部分的钱,他们更关注接下来要去买什么样的业务,然后再回购股票的话也能帮助到他们,因为他们拥有伯克希尔的一大部分,也更愿意看到我们去做其他业务的收购。但对于现在的业务来说,继续去进行加强,他们也不会反对。

18.芒格:有一些政策把富人赶走是愚蠢的

但我不会搬家

提问:2020年我们听到有好多人从加州搬走了,可能是因为高的生活成本、高的税务。你觉得一个州里面的政策如果不好,让富人离开是错误的,对这些人离开加州,你怎么想?

芒格:我是不会搬家,搬到街对面去,就是为了省税,稍微搬到对面去都不会,这是我的看法,更不用说搬到州外了。对各州来说,有一些政策把富人赶走也是愚蠢的,这样他们没有钱拿出来做本地的慈善捐赠。因为很多时候我们要依靠富人的钱来做这些事情,佛罗里达就有这样的情况,加利福尼亚有这样的法律我觉得是愚蠢的。

19.谈企业税、遗产税

提问:25%到8%的企业税会怎么影响到伯克希尔?

芒格:他们可以拿到我们资产利得的一部分,但是不会有任何的资产,也不会有投票权。

提问:拜登新的遗产税达到了33%,那你对你的遗产税部分怎么看?

巴菲特:我可以告诉你们,我可以向社会承诺,99.7%我拥有的一切,要不然被收走,要不然进入慈善行业。我偏向于这些钱进到慈善是更好的,能够有更好的用处。

巴菲特称我不喜欢回答政治类问题,不过我个人这次在总统大选中支持拜登,除此以外不想谈太多,作为伯克希尔董事长没有权力提出政治主张。

20.谈比特币:与文明的利益背道而驰

提问:现在加密货币已超过了2万亿的估值,你们仍然觉得这个是一个无价值的黄金吗?

巴菲特:我就知道会问到关于比特币的问题,我不想回答。我们今天有数千数万人有比特币的人在看今天的直播,然后只有台上两位没有比特币,所以我不想让大家不开心,不想让台上的两位畅谈自己来开心,所以我不想在这儿来回答了。

芒格:这些了解我的人,现在在我面前使劲摇旗,叫我不要回答。我憎恨比特币的成功,我不喜欢这种虚拟货币来绑架我们现有的货币系统。比特币就好像一种凭空生出的金融产品,我不满意这一点,我认为这一点和我们文明的发展是相悖的。让其他的人来批评这种虚拟币吧。

21.谈是否为马斯克火星殖民做保险

提问:是否愿意作为马斯克旗下SpaceX火星殖民计划的保险公司?

巴菲特:马斯克的火星殖民计划可能保费挺高。

负责伯克希尔保险业务的副董事长Ajit Jain则直言,不会。

巴菲特笑称:给马斯克保险,我会很小心,不过这取决于保费是多少,我猜我心目中的保费跟马斯克预想的很不一样。

此外,还有人提问:马斯克之前提过伯克希尔能源在德州的投入用90亿的投资做发电是错误的,马斯克说应该用电池的储能发展来实现这一点,为什么你觉得伯克希尔能源的投资比德州州长倡议的更好呢?跟马斯克的建议来说有什么区别呢?

阿贝尔:马斯克对于电池的提议和我们提议的区别,最大的区别就是的电力可以进行持续发电,可以连续七天进行发电。如果只是去看电池方案的话,可能只有一个四小时的存电量。我们在这儿谈的至少是要有四天,解决四天的问题,而不是四小时的问题。这就是非常不同的成本上的计算等式。

巴菲特:这边400亿的投资是我们的承诺,我们也不是说这个情况发生,那个情况发生,我们就不去承保。最终来说,希望让德州能够在这个方面受益。在跟德州所有的企业做生意,我们都是享受其中,非常乐意与他们合作。

22.现在找不到非常大的公司

能保持轻资产、重回报

提问:以前沃伦都是避免在高科技公司的投资,之后高科技公司会不会慢慢在投资组合中占有主要的地位?

巴菲特:我们一直知道这种梦想中最好的投资,就是轻资产、重回报,像亚马逊、苹果都是好的。现在这种企业越来越少了,而且不知道现在是轻资产,未来会不会也是轻资产,这样的企业经营我们觉得是很好的。但是现在找不到非常大的公司,能够继续保持这种轻资本。而且能够在回报上成正比。

23.削减银行股票头寸

对于银行股,巴菲特解释说,伯克希尔去年卸掉许多银行股票的举动并不是由于对银行业缺乏信心,而是更多的决定是重新平衡投资组合,避免过于偏向某一领域。

巴菲特说,虽然自己仍然钟爱银行股,但美国银行股在伯克希尔的持仓组合中占比不会超过10%,我不愿持有更高比例的银行股, 所以去年卖出了一些。不想解释对威瑞森Verizon等电信股的持股逻辑,当时觉得可以买就买了。 “我们占美国银行的10%以上。这是一个真正的痛苦,对银行而言,比我们还要痛苦。”

他补充说:“银行业务比10或15年前的美国要好得多。” “遍布世界各地的银行业务可能使我担心,但我们的银行的状况远比10或15年前要好得多。”

24.谈反垄断法

我们不是通过作出宏观经济预言来赚钱的

提问:反垄断、反托拉斯的提议,可能伯克希尔也会受到影响,在长期的情况下,如果要控制或购买某些公司的话,这些的议案是否会影响你们?

巴菲特:人们总是认为美国反垄断法和税法修改会影响到伯克希尔,但我们最大的风险因素是为旗下的业务部分选择了错误的管理层。我们不是通过作出宏观经济预言来赚钱的。

巴菲特:我们知道税务改变或反托拉斯的改变都会影响到很多公司,但是可以花几个钟头来讨论这个事项都可能不够。目前可能出台的法案并不是现在我们要考虑的。

25.低利率催化了整个股票的估值飙升

芒格认为,低利率催化了整个股票的估值飙升,让那些投资于市场的人有机会创造财富。因为一切(资产的价格)都变得这么高,利率却这么低,接下来会发生的情况是,与我们这一代人相比,千禧一代会有大把的好时光能够赚到钱。因此,正在崛起的这一代人中的富人和穷人之间的差异将会小得多。

26.投资不仅仅是选择一个好赛道

选择伟大的公司比选有前途的行业要复杂得多

巴菲特认为,投资不仅仅是选择一个好赛道,选择伟大的公司比仅仅选择一个有前途的行业要复杂得多。在20世纪初,大约有2000家公司进入了汽车行业,因为投资者和企业家都期望这个行业有一个惊人的未来。2009年,只有三家汽车制造商幸存,其中两家还破产过。

27、罗宾汉等在线券商加剧了市场的投机性

提问:我们今天有一些交易的APP,比如罗宾汉(Robinhood),在股票市场上是不是能够造成什么样的趋势?

巴菲特:我看了SEC的报告。我的想法是这一个趋势已经变成市场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就好像有赌场的运作集团一样的机制。就像赌场的老板已经加入了我们股票市场,在过去一年半之中已经开始蓬蓬勃勃地来进行运作。“它已经成为市场投机部分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投机人群在过去一年半的时间里加入了股票市场。你知道,这没有什么违法的,也没有什么不道德的。”

“但我认为,无法围绕这样做的人建立起一个社会。”我不知道他们怎么样来处理收入,他们好像不会收客户任何佣金也没有任何费用。看看这些公司以后的发展状况会是什么样的。

芒格:我想这是今天要解决的一个比较特殊的情况,这非常的糟糕,对于文明的社会来讲,这样子的业务并不是我那么喜爱的。而且是完完全全的,根本性的错误。我不希望把这些东西卖给不好的人才能够赚钱,我们今天已经有了州里卖彩票的情况,这已经够糟糕了。今天如果做了一些坏事还能受人尊敬,那实在是太没有道德了。

28.正在看到大量通货膨胀

提问:刚才讲到原材料购买,看到了今天的价格都非常昂贵了,您的看法是什么?

巴菲特称,“我们正在看到大量的通货膨胀。我们今天看到了所有原材料的价格在急速上涨之中,很多材料就是在上涨、暴涨之中。比如说在建筑营造方面来讲,你要盖一个房子,再讲到已盖成房子的运作,或者是预造房的价格已经不得了,而且天天在飙升之中。还有钢铁和其他原材料都在飙升之中。

每天的价钱是不是都上涨?每天得到的答案都是不同的,但价格一直在上涨,很多人口袋里有钱不在乎付更多的,所以价格越炒越高。我们生活水平和供应链也完全被扭曲了。

阿贝尔:您现在看到基本上所有的原材料都是飙升。我们现在面临的挑战,已经发生了。某些事情因为之前讲到有风暴的情况,发生风暴的时候,一些化工厂已经没有办法运作了,很多的情况已经在第一个影响上发生了。但是现在又有很多其他的形势,又影响到更不利的趋势。

29.不会轻易卖股票

这些企业就是我们的资产,就是我们的资本

提问:巴菲特先生买股票、持股的哲学有没有在一段时间里有变化?能不能通过这样的变化为持股组合带来更大的收益?

巴菲特:我觉得周转率并没有那么高,不会太高。

芒格:谁说的,我觉得你周转太快了,现在还是太快了。

巴菲特:我同意这一点,但真实的情况是什么呢?我们拥有的这些企业,就是我们的资产,就是我们的资本。我们不会很快地去进行周转,不会轻易转售我们的业务。我们其实可以做很多事,但不会那样去作。相对来说我们做的还是比较少的,没有在这方面做太多的操作。

30.对于现状没法理解

只能在疯狂状态下乐在其中

提问:对于你们两位来说,过去一年学到的最宝贵的课程是什么?

巴菲特:对我来说,最宝贵的课程就是从查理那里学到更多,他不断教我新的东西。

芒格:对于现状的理解,你肯定是很困惑,没办法理解的,我们现在是在未知当中。在这种疯狂状况下也是乐在其中的,能看看下一步会发生什么。

巴菲特补充,这一年真的是觉得,让我们觉得有很多未知,就像一部电影一样非常不同凡响。我们最基本的原则,就是不希望投资人失望,这是我们最核心的一点。我们当然在去年在全世界看到非常多奇奇怪怪的事,未来还会有更奇怪的事情发生的。这一年就加强了我们的这一个看法。我们就是要确保伯克希尔在未来50到100年中,组织的方方面面不能让大家失望。

芒格:当然那是一个好的想法了,我觉得这个想法是可行的,很有可能成为现实的。

最后,巴菲特表示,下届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大会很可能在明年4月30日在奥马哈举行,希望能够迎来创纪录的股东人数。

文章来源:天天基金

标签: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林桂波博客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粤ICP备15079533号-1

用户登录 ⁄ 注册

分享到:

粤公网安备 44529802000125号